Wednesday, March 18, 2020

人生第一次经历「行动管制令」

封城前一天赶快买些干粮。


今天是第一天执行 - 行动管制命令 Perintah Kawalan Pergerakan ( Movement Control Order )。
有人感觉到危机感了么?

3月16日,第一次看我们的新首相慕尤丁演讲,跟着新闻稿正统的演说,但我国年迈公民或许听不明白。发觉许多国人对马来文的认知很浅。我家粑粑还问我他都在说什么,我可是听得津津有味,忽然想念在中学时期常听见的马来语呢!直播完毕,我自然是给家人翻译,传达首相带给我们的信息,我们也会奉公守法,服从指令。

3月17日,两天前第一次真正看他直播宣布封国的事,其实,心里感觉他做对了决定,昨天我们加快步伐完成工作准备今天在家闭关锁国。昨晚忽然许多在城市工作休息的人要赶回家乡,造成过多人封国前一晚就在警察局排队。警方发觉不对劲立马11点即刻开放不用向警察局通知了,昨晚12点前即可通行。搞得场面有点错手不及。

3月18号(晚上8点)今天第二次看他对媒体的演讲,他这次用比较简单亲民的字眼与语气发言,新首相再次记者会直播鼓励人们 Just Stay At Home ,听了多么用心良苦的叮咛。他的言行不懂为什么就是有一种亲切感,我从来不理政治的,只管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。这也许情有可原,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严重的疫情。在这关键的14天,希望国人保护好自己,好好呆在家,没有必要尽量别出门。要向中国学习,他们是100%全管制人民举动。
大家加油!


好的配备Work From Home 

想说一个旅客与房东的真实故事:
我很清楚这当时还是叫武汉肺炎事情,因为我们家是经营民宿的,11月开始忽然少了好多中国同胞过来。12月有慰问熟悉的中国朋友,他们说还好大家都在家自行隔离。过后,我也大病一场。其实,不懂是什么病毒。喉咙很干,咳得好幸苦。我努力灌水,后来还是好了。这个干咳真的很不一样。那时候马来西亚只有 Infuenza A的病例,估计不是什么肺炎。放心!

我们的缘分是这样开始的:我们在爱披迎认识。她订了我们的住宿,一月的某一天忽然信息我,说疫情的关系可能没法过来了,还发了好多资讯给我,可是那时候中国管制,他们是不能告知疫情状况的。最后,我们决定让他免费取消。她本来是一月要过来马来西亚,她哭着对我说,声音很凄惨,她身边有朋友生病,不晓得自己安不安全,也不想万一带病毒过来,关键时刻,最后取消过来的行程,而我们也取消了二月原本要到中国拿货的行程,安守本分。过后,这位北京朋友每天还会给我发图发影片报平安,如陪同她全力抗疫,听说天天是逗音陪伴她!这样就两个月了。听话才能保命,这病毒不是儿戏的。目前他们属于安全了。但人与人之间仍然需要保持一米距离,戴口罩与勤洗手。

后来不久就捎来有大马肺炎病例。情况不妙,本来还以为受控制了,不料一场Tabligh活动就爆发了。果真被我预言了,粑粑说我这嘴巴怎么说什么中什么!现在我得一直说好话了!
她一直有关注这里的情形,一直有提醒我得照顾好自己。近期我们马来西亚这里忽然爆发疫情,再次哭了,吩咐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连一个外人都这么关心我们还有什么借口不保护自己呢!他的声音感动了我。偶尔还发看戏的链接给我让我们打发时间。相互鼓励与扶持。缘分很奇妙,这样我们成了疫情好友!


疫情第一天总结:
第一个惊喜;这次的疫情有马来西亚新首相率领,希望他有效的为人民服务,他说的用心,相信人们仍然期待的。

第二个惊喜;万难见真情,认识了疫情好友。


我想做的东西太多了,可是我不是那种任何大小事都丢上网或者喜欢天天发状态的人。更了解知道现今网络造势,只要会动的,有声音的如;影片都是现阶段最吸睛的媒介,不排除往后会尝试全录影或者声音制作。可是目前我仍然喜欢以文字分享,总相信世上还是有许多文字狂,爱看书或者看电子书的同类大有人在。与其说我跟不上潮流,不如说我喜欢用自己的方式生活,不受束缚,随意享受慢活,细看日子,用文字记录生活的同时也锻炼写作能力。14天过后在看看我们都做了什么吧!!

愿疫情赶紧解决,以最短的时间恢复正常运作。
希望大家照顾好自己与家人,好好呆在家休息,玩乐或学习。
挨过了14天,自然是好事。如果疫情仍然爆发,那我们可能得挨多一个14天或者更多个14天不定。

所以,呼吁全民齐心协力驱走病毒。
马来西亚,加油!!
全世界,加油!!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